请一个AI当英语老师?这家刚创立4年的公司积累用户5000万

2017-10-31 09:00

  虽然双方仅接触了不到三个月,但是,双湖资本还是认可王翌对公司的价值判断,很快敲定投资细节。提起双湖资本,业内可能觉得很陌生,但是他的背后出资人却是中国地产界的奇女子龙湖地产董事局吴亚军。王翌坦言,他比较看重投资人的品牌,因此对融资很谨慎。

  在和双湖见面之前,他先找了一个业内很好的朋友,对方是双湖的被投公司。对方给了双湖很高的评价,并且说:“吴亚军本人跑过来,给我们公司高管做了五个小时的培训,讲什么是企业家,怎么样做创业。”王翌听后心里想:回头我也这么干。

  三人的技术背景一开始就给流利说蒙上技术趋动的发展基因。王翌最初就把在谷歌两年的产品经理经验带入流利说。他希望从一个产品出发,打开AI+教育市场。

  胡哲人喜欢健身,他发现学英语和健身一样。有些人在快要练出肌肉的时候就放弃了,而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人们也可能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达到目标而中途放弃。为此,流利说还引入了线上的班主任运营机制。

  王翌认为未来4~5年,中国必将会出现大量优秀的靠技术趋动的公司。这些公司并不是盲目的书呆子,也不是技术的自大者,而是真正能够沉下来,用心了解用户需求,并有能力将艰深技术实现市场化的布局。

  林晖与胡哲人都负责技术研发,却有明显的分工。林晖团队更多负责对未来技术的研发,比较偏底层的算法,如机器学习。而胡哲人负责技术产品的市场化落地。

  流利说的发展思是这样的,以人工智能+教育作为核心竞争力,通过一款英语口语学习产品吸引C端用户,再做深英语在线教育,把AI技术实力输出,但是最初却并不顺利,创始团队甚至在产品布局上出现失误。

  “很多投资人一听到我们已经实现盈利,就立刻上前加微信。”王翌说。流利说最近的一次融资是由华人文化和双湖资本领投的C轮近亿美元。

  Lance开始与流利说合作,并建立了自己的教研团队,大约40多人的团队只服务于系统课程,耗时18个月研发适合于移动互联网与体验的课程。从那时至今,新设计的插画就有一万幅,更不用说重新改版的内容。

  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陈弦是王翌的同学,其实早在流利说2015年融完B轮之后,每过几个月,陈弦就找王翌吃饭、喝茶。就这样一年多后,等到王翌准备C轮融资时,水到渠成,与两大投资机构只谈了三个月。

  这个最初以在线英语口语学习为主的移动APP,上线两个月,就在苹果App Store中国区付费下载榜上排名第一。当大多数教育类应用还在大把烧钱的时候,流利的AI+教育模式已经在今年2月实现盈利。从2013年上线至今,这款应用已经积累了5000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已经有60万。

  双湖资本总裁张艳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王翌是一个很直爽的人,并有自己的,尤其是在对公司估值方面。一个买一个卖,当然会在估值上有分歧。王翌穿着拖鞋,在三亚沙滩上,手里拿着电话,来回走,认真地给双湖算市场前景以及公司估值。

  谷歌让王翌近距离到全球先进的技术创新文化,却没有把他留住。2010年,他选择回国发展。其实,王翌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前修读的最后一门课程是高科技创业,也许谷歌的经历和这次选修课一样,为他将来创业埋下伏笔。

  当时有好多FA找王翌,但是因为公司每个月的增长都很快,被王翌。“主要是融得太快了。”流利说已经实现了盈利,而他并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融资上。

  收费模式同样存在一定的缺陷。大多数的培训机构按课时收费,学生买的课时越多,机构越赚钱,而这往往会导致学生学习的效率低下。王翌在尝试解决这些行业。比如它的定价方式,试用一个月99元,一年966元。如果有少部分用户有外教真人服务需求,也会购买白金版的服务。白金版就是人工智能老师,再加上一个真人老师。

  流利说把英语口语培训做重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插曲。2015年左右,流利说在技术上不仅可以支持英语学习,也可以支持中、日、韩、德、法、西等六种语言,因此,他们萌生做一个互联网平台模式的想法。但是,创始团队也看到了英语学习的第一款产品并没有成为付费用户的首选,所以迅速撤回了团队,专心做B2C模式。

  不得已王翌把目光投向海外。一个偶然的机会王翌结识了Lance Knowles教授,这位全球多英语教学领域最具经验的领导者之一所研发的课程在全球获得了40多个国家级项。在那个时间点,王翌的团队开始明白,流利说应该成为一个人工智能的科技公司,拥有自主产品与技术,同时深扎教育行业。

  回国后,作为互联网广告产品总监,王翌先在易传媒工作两年。他有更多的机会分析C端用户,熟悉国内市场。2012年王翌开始关注英语教育领域。同年9月,王翌和胡哲人、林晖在杭州文二西恩济花园共同创办了流利说。

  据国外市场研究机构Technavio发布的关于“AI+教育”的研究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AI+教育”的市场规模将以每年近40%的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从K12教育到高等教育到企业培训,教育行业将面临一次巨大的技术革新。

  2012年11月,流利说的iOS移动端应用初具模型。王翌在上海请几十个用户试用内测版本,根据数据反馈,继续做了一版迭代。2013年初,流利说APP提交苹果商店审核。2月14日,情人节那天流利说便登上苹果的应用商店,开始做付费与免费之间的切换测试。仅仅两个月后流利说就在苹果App Store中国区付费下载榜排名第一。2014年年中,苹果线下店开始预装这款应用,持续了将近一年。

  而由王翌、胡哲人和林晖这三个出身硅谷的科技大拿创立的AI+教育公司英语流利说却打破了人们的固有思维。

  2016年7月,流利说召开了公司成立历史上第一次发布会“懂你英语”,正式推出付费产品。2017年2月,这家公司实现赢利。

  CTO胡哲人是上海交大计算机系毕业,加入流利说之前,曾是美国硅谷知名的大数据公司Quantcast的资深软件工程师;首席科学家林晖是王翌在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同学,美国大学的博士,曾在Google美国总部担任研究科学家,对语音识别、机器学习以及大数据挖掘方面有着深入的研究。

  与依赖线下老师的传统模式不同,流利说是人工智能驱动服务。这让它的模式更加可量化、可复制,甚至可以扩散到三四线与经济不发达地区。云南70%的中小学缺少英语老师,这个数字在是50%。王翌认为基于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教育产品,未来可以从本质上改变这种状态。

  从2012年9月王翌决定创业写第一行代码,到2013年2月,流利说产品上线个人。胡哲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回忆道,“产品体验我们一起磨,基本一个眼神,大家就知道什么意思。”

  这些班主任老师来自英语专业,有的过了专八。他们在流利说熟练应用APP以及数据分析软件。这样他们通过微信群组督促学生学习,也可以根据分析数据了解学生的情况。据说用户课程完成率超过了90%。

  “我是一个比较奇葩的学技术的。”王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这样形容自己。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快毕业时就拿到了两个offer,一个是谷歌的产品经理,当时谷歌总部的华人产品经理不超过5个,一般中国内地的PHD都是去做工程师或者科学家;另外一个offer是麦肯锡的咨询顾问。王翌是2008年秋季麦肯锡整个办公室录取的唯一一个中国人,而他即将去工作的地方,也是麦肯锡全球最热门的办公室之一——硅谷办公室。

  如果三个技术大牛做一款To C的产品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大部分投资人可能都担心,这种组合会变成一场灾难。因为,极客容易天马行空,追求技术极致,却很少考虑市场化。

  当时的办会室有两张桌子,王翌右手边是白板,左手边是阳台,一旦大家有想法或者流程需要改进,就随手写在白板上,一起讨论。

  2012年,中国APP创业的井喷之年,教育也是热门领域。王翌和胡哲人下载过很多APP,最后发现收获不大。“都是点读机或者是MP3的感觉。”胡哲人谈道。反而是当时的唱吧、卡拉OK打分机制给他们很多。流利说后来的跟读、听写评分机制就源于此。而现在的流利说AI老师可以根据语音识别对的口语进行打分,并标注发音不规范的单词,给出纠正。

  流利说的内容有趣、碎片化,但是不够系统化。为此王翌和新东方、英孚、韦博、华尔街等线下传统教育机构谈合作。一家一家的谈下来,王翌发现走进了。线下传统机构的内容系统化,却并不适合在移动端学习,使用则体验非常痛苦,最后的结合就像英语八千句,相当于把一堆MP3放上了移动平台。

  王翌认为,流利说对于传统教育最大的革新,在于将整个教学过程数字化,让学习过程得以量化。这样机器学习算法就可以为每个学生制定完全私人化的学习径。以用户为中心的教育模式也让学生不用再等待教师的时间,而是可以随时随地拿起手机就进行适合自己的英语学习。

  一款广受欢迎的英语教学产品,首先要有内容,所以流利说最先开发的是内容管理工具。当时上海不少老外兼职帮他们做内容,其实做个内容管理工具对于三个技术大牛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最让他们头疼的是怎样实现极致的用户体验。

  流利说的径王翌已经设想好,“我们永远不会做一对一线上培训,或者一对几千人甚至几万人的培训模式。我们会做高杠杆的生意,这个杠杆就是指人脑力杠杆,不是资金杠杆。”

  王翌和这次C轮的投资人都说过,“我不是把融资当主要事业来做的CEO,认为和投资人喝咖啡是最爽的事情,不断融融融。如果我不着急,再花一两个月,我的估值一定上的很快。现在,流利说每个月的业绩都是上个月的130%。”

  通过人工智能,流利说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每个人的学习轨迹不一样,先对一个学生做测试,设置起点,根据能力不同,系统会规划每一个人的学习轨迹,如学习内容、学的速率、的频率。

  三个技术出身的理工男,最初怀着纯粹的技术初心来做产品,希望能够像早年的Google、Facebook或者很多社交网络工具一样自然快速成长,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在王翌看来,中国的初级教育培训行业鱼龙混杂。很多企业往往前一天还在开洗脚店,后一天就改成了培训机构。而在线教育领域,模式也存在很大争议。线上、线下结合会导致出现三大成本,教师成本、获客成本和场地成本。王翌透露,目前在线外教成功签约一单的获客成本约为五六千,这是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持续引进资本成为行业的普遍玩法。

  英语流利说创始人王翌瘦高个子,戴着黑边眼镜,不开口时,书卷气很浓。可一旦他谈起流利说,瞬间转型为表现欲强烈的产品经理。从产品设计到用户体验,甚至到全球的英语教育模式,王翌娓娓道来。你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创业者曾经是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传说中的高智商不应该像美剧《生活大爆炸》的谢耳朵一样不食烟火吗?

  本来B轮投资人要继续领投,但是为了公允的定价和战略层面的考量,王翌还是选择了引入新的投资机构。

  “我见过很多聪明的人,做研究很好,但是他们的研究永远停留在纸上,虽然可能被人引用N多次,却并没有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也没有创造更多的价值,太可惜。”王翌想把技术和商业相结合,因此选择了谷歌。

  在双湖最后决定投资之前,他和吴亚军见了一面。“她特别低调,为人很诚恳、谦逊,我们聊得很不错。”

  他们渐渐发现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教育还是属于服务业,而且大家对于这件事情的认知,并没有那么。比如,人们通过共享平台可以接受一个业余的司机帮你开车,但是却很难接受一个业余的老师(AI老师)教你学英语。2015年流利说开始做付费的研发与转型时,王翌发现,人们会买流利说的产品,但不会作为学习英语的主要工具。

  上线两个月,流利说就在苹果店排名第一,所以公司的融资过程一直很顺利。也可以说这家公司在创立四年时间里,并没有为缺钱而犯愁。加之最初的创业思是聚焦产品和技术,几乎没有做过广告投放,团队规模有限,所以成本并不高。

  流利说希望通过AI技术一定程度上代替老师发展移动在线教育,王翌认为“AI+教育”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是产品、是数据,最后是口碑。”流利说已经拿下4500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有60万。

  7月26日,流利说在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资金额近亿美金。本轮融资由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双湖资本领投,挚信资本、IDG、GGV、心元资本、赫斯特资本等流利说早期机构投资者全部跟投。

  为了更好地做好用户体验,流利说还把所有用户的语音、行为数据都集中在内部推出一款数据分析产品,当然,这款产品有很多权限控制,删除了用户的信息。流利说的研发工程师可以通过这款产品直观、及时地了解到用户的情况,而不需要通过业务部门的反馈。“比如一个新功能上线了,我们希望工程师能够看到正向和反向的反馈。我们要把反馈的径缩短,不要有任何的瓶颈,尽量做到透明、。”胡哲人说。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